当前位置:首页 > 造谣传谣称违反限行令强制做黄冈密卷,武穴三人被训诫教育 >

人人干瞪眼-网页版微信

来源 网页版微信
2020-02-19 14:08:10

宁涛的心中也不好受,造谣传谣他引以为傲的一切,造谣传谣他所深爱的人,青追、白婧、江好、林清妤、唐子娴等等,她们都是虚拟的女人。还有他的孩子,他虽然数不清他有多少孩子,甚至不记得有些子孙的名字,可他却深爱着他们,可是到头来,他们也是虚拟的。

违反限行令“你觉不觉得它像一座坟墓?”宁涛一边走一边说。“坟墓?”碧明珠摇了一下头,强制做黄冈“我觉得它像是一座神庙。”

造谣传谣称违反限行令强制做黄冈密卷,武穴三人被训诫教育

宁涛的嘴唇动了一下,密卷武穴但还是放弃了讨论。他和碧明珠是来自不同宇宙世界的三界之主,密卷武穴种族不同化不同,或许在碧明珠主宰的宇宙世界里,那些个大大小小的神庙就是坟墓的样子也说不一定。人被训诫这个时候讨论这些完全没有意义。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树根根网前,教育就在准备钻进去的时候,教育又有一团蓝色的光从那根粗大的枯死的树根之中传递过来。那一刹那间,所有的树根都被点亮了,变成了一根又一根的蓝色水晶树根,那景象充满了神秘色彩,无比的壮观。不过这壮观的景象也只是持续了一秒钟的时间,造谣传谣然后就消失了。树根上,周围的空间里都不曾留下半点痕迹。它如此的璀璨,却又不曾改变什么。“老送,违反限行令你觉得那团蓝光去了什么地方?”碧明珠问。

宁涛想了一下才说道:强制做黄冈“你我之前是不是都认为那台机器所编制出来的虚拟宇宙世界,通过树根送到了苹果树上?”密卷武穴碧明珠点了一下头:“难道不是吗?”烈火气得跺了一下脚,人被训诫却连看都看不见宁涛了,也拿他没有办法。

她还好点,教育潮汐和灵儿就连话都没来得及跟宁涛说一句,就看不见宁涛人了。唯一不担心,造谣传谣不着急,造谣传谣甚至不关心的人是碧明珠,她淡淡地道:“你们也别着急了,老送如此着急的离开,肯定有他的原因。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相信我,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明珠大姐,违反限行令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烈火问。碧明珠笑了笑:强制做黄冈“我担心什么,十个山普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要说担心,我只担心一点,那就是他遇到什么美女,把他给拐走了。”

烈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奇怪的表情,还有意无意的看了潮汐一眼。那眼神似乎是在说,你看,你嫁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造谣传谣称违反限行令强制做黄冈密卷,武穴三人被训诫教育

潮汐和灵儿都有些尴尬,不过她们知道碧明珠的脾气性格,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觉得碧明珠当着烈火的面开这种玩笑,有点不应该。毕竟,能嫁给宁涛是她们这辈子最骄傲也是最幸福的事,你不稀罕老送,我们可稀罕着呢!然而碧明珠并不在乎她们所有人的感受,她心里想着的也是另外一件事情。接下来,老娘应该向烈火提亲,还是向飞天公主提亲呢?就这一点点的时间里,宁涛已经来到了那个山谷之中。

山谷里静悄悄的,偶尔传来一两声鸟雀的叫声,那也不妨碍这里的宁静。宁涛收了蓝色神云,踩着一朵朵树冠,悄无声息地向山脚下的山洞飞掠过去。他不是风,却比风还快。他飞掠过的地方,树叶无风自动,但那看上去也不过是有风吹过树叶而已。山洞门口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猿人警卫,盯着山谷里的方向,他们看到了在风中摇晃的树叶,不过那并没有引起他们的警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一个猿人警卫说道。

“兄弟,再忍忍吧,等总统先生唤醒了远古的神卫,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那个时候也是那个人族恶魔的死期。”另一个猿人警卫说道。“但愿能成功,那个人族的恶魔实在太可恶了,我的一个表哥就死在了他的手上,我想看见他死,而且是那种死很久都不断气的死。”

造谣传谣称违反限行令强制做黄冈密卷,武穴三人被训诫教育

“猿刚烈勇士是我的偶像,也被那个家伙杀了。”越说越气,山洞右侧的猿人警卫一脚踢飞了一块石头。却不等他将那只踢飞石头的脚收回去,他的脖子里突然传出了一个咔嚓的声音,他什么感觉都没有,黑暗便潮水一般涌来,他的脑袋也软塌塌的耷拉了下去。

“兄弟你怎么了?”山洞左侧的猿人警卫惊讶地道。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他忽然感觉他的脖子被什么东西劈了一下,也就只有那么一点感觉,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两个猿人警卫的尸体倒在了地上,直到死,他们都没有看见是谁杀了他们。这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隐身术,在宁涛的眼里就如同是垃圾一般的法术,却也不是这些猿人所能破解或者识破的。宁涛进入山洞,有几个听见声响的猿人警卫持枪赶来。他就站在山洞过道中,带到两个猿人警卫跑到身前的时候,突然出手,依旧是掌刀劈砍,瞬间劈断两个原子警卫的脖子。没等前面的两个猿人警卫倒地,宁涛身形一晃,已然切过了几个猿人警卫的队形。

几个猿人警卫倒在了地上,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被袭击了,也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了。神杀人,那和人捏死蚂蚁没什么区别。

宁涛仅用了几秒钟的时间便解决了剩下的几个猿人警卫,没有惨叫,也没有格斗,一切都在静悄悄中发生,又在静悄悄中结束。最后一个猿人警卫死在了发报机前。

宁涛移目看了一眼那个猿人警卫正在翻译的电报,上面写的是:飞天公主不肯进入军营,要让总统先生出去见她,替身请求……就这一句话,后面的还没写完。

宁涛也懒得去猜测那后面的内容,他的视线移到了山洞底部的那个岔洞入口,然后悄无声息地移动了过去。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有心思琢磨刚才所听到的那句话,那个猿人警卫说山普总统正在唤醒远古神卫。当时听见的时候,他正忙着杀人,无暇顾及。这个时候仔细回想,越发觉得山普不是无缘无故来到这里藏身的。“难道这个山洞下面也有一个类似天道基地的基地,里面有傀兵?”宁涛的心里这样想着,所谓神卫,在他的眼里就是傀兵。岔洞里的通道比较狭窄,石壁上安装了干电池的照明灯具,将里面的空间照得亮堂堂的。

宁涛顺着通道往前走,没走多远,便出现了一道石梯,那石梯旋转着往下延伸,沿路虽然都有照明的灯具,可是依然有许多地方沉浸在黑暗之中,别有一番阴森诡异的氛围感。宁涛也懒得走石梯,纵身一跃便从直梯之上跃了下去,虚空踏几步,再次停顿下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石梯的尽头。他抬头往上看,然后看到了石梯的尽头,他的脑子里也浮现出了一个数据103211米。

这个地方居然有1000多米深,这让宁涛感到有点儿惊讶。他收回视线,然后顺着一条横向通道往前走。他的脚下没有半点声音,地上也没有一丝灯光头照下来的阴影。他就像是一团空气,轻飘飘的来了。横向通道并不长,很快就到了尽头,那是一道紧闭的石门,石门之下有符文闪烁。

这里居然还有一个法阵,那个山普难道是一个修真者?宁涛的心中一片惊奇,他来到了那石门前,将双掌贴在了石门之下,蓝色的天造能量从双掌之中涌出。石门之上的符文一个个熄灭,随后石门打开。

宇宙尽头的天眼都难不住他,区区一道石门上的法阵在他的眼里就如同是幼稚园的数学题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他的脑子都还没有活跃起来,这法阵已经破解了,门也开了。宁涛并没有将门完全推开,只推开了一道能容人进入的缝隙,然后侧身走了进去。龙角之中的骨髓很顺畅的就滑进了宁涛的嘴里,一股血腥的味道,他忍着心中的反感将它吞了下去。一团热力瞬间在胃里打开,向四肢百骸扩散开去。那沉寂的种子再次浮现,于他的脑海之中散发蓝色光辉。蓝色光辉所形成的光晕一张一缩,如同呼吸。

随着种子的“呼吸”,外壳上的裂缝越来越大,隐约里甚至可以看见里面的核,还有一抹小小的很难被看见的蓝色。“那是种子的芽吗?”宁涛的心中一片惊骇。

种子外壳上的裂缝还在扩大,蓝色越来越明显,还真是一片小小的叶子。只是它消耗的“养料”太多了,一只龙角里的骨髓能量最终也没能让种子的外壳彻底裂开,更没能让种子的叶芽冒出来就消耗殆尽了。剩下的只是燥热和难受,还有一股子难以解释的邪火在燃烧。

碧明珠还在喝神龙血腥玛丽,好看的姿势也没有改变。在她这里,送子神想怎么都可以,更别说是看看了。宁涛忽然伸手抓住熬毕的另一只龙角,一脚踩着熬毕的额头,使劲掰扯剩下的那只龙角,几下摇晃掰扯之后,那只龙角也被他掰扯了下来。他跟着又将嘴凑到了龙角的断裂处,息吮里面的龙角骨髓。